柯南

【安柯】The apple of the eye – 試閱

雙手提著沉重的購物袋,安室透從離開超市的大門後,一路上不只一次後悔沒有開車去超市採買了。

一不小心就買下份量過多的食物和其他生活用品,完全忘記自己不是開著愛車出門,而是利用傍晚路跑的時間,順便把需要的東西買回家。

即使外面微微吹著寒風,安室的額頭上仍冒出一層薄汗,心想著是不是最近的安逸生活令身體鬆懈了,否則怎麼如此容易感到疲累,覺得有必要對自己嚴厲一些的安室忽然跑了起來,即便是上坡的路段也全力衝刺。

不知情的人見了,可能會以為他大概被某人追趕著。

在離他所居住的公寓大樓還有一小段距離時,安室猛然放緩步伐,似乎是想要調整急促的呼吸,當他佇立在公寓門前時的神色已經和平常無異,從容的從褲子口袋裡拿出鑰匙開門。

「汪!」

在玄關處迎接安室回家的,是一隻外表看起來像在笑的小白狗,不知道是聽到腳步聲後就在這裡等著,還是自從安室出門後就一直坐在這裡。

安室心想,應該是前者吧。

「我回來了,哈囉。」

放下提袋摸了摸小狗的頭,哈囉開心的蹭著安室的手掌,像是感到滿足後便自顧自地丟下安室往傳出聲音的房間跑去。

跟在哈囉身後走進房間的安室,看見放在房間中央的矮桌旁,坐著一位男孩正在用電腦觀看網路電視。

不,正確地說是用聽的,男孩靠聽覺了解節目內容。

「我回來了,柯南。」

「歡迎回來,安室先生。」

偏頭轉往安室站立的地方微笑打招呼,雙眼纏繞上白色繃帶的江戶川柯南其實什麼也看不見,只能依靠聲音的來源辨識方向。

看著哈囉趴臥在柯南的大腿上休息,而柯南也沒有要趕牠離開的意思,他們似乎正在依賴彼此的體溫取暖。

今天的天氣和昨天相比明顯冷了許多,安室看向落地窗外的景色,心想如果晚一點外面下起雪來,似乎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。

「是不是應該買暖爐桌呢?」

安室的喃喃自語聽起來不像在詢問柯南的意見,所以柯南並沒有回應,而是重新把精神放在電腦撥放的節目上。

覺得室內溫度好像沒有想像中的溫暖,安室先把採買回來的東西全部拿到廚房地板上放好,接著走回房間裡查看暖氣機,面板上給油的紅燈不知道已經亮起多久,機器吹出來的熱風幾乎沒有達到溫暖的效果。

「暖氣機裡的煤油快燒完了,是我疏忽了,我應該在出門前先檢查,抱歉了柯南,你應該覺得有點冷吧?」

安室不是一個怕冷的男人,甚至夜晚會不分季節都裸著身體睡覺,即使家裡備有暖氣機這樣的電器,但在寒冷的天氣裡也不曾拿出來使用過,若非有柯南在,這項電器可能會永遠在儲藏櫃裡沉眠。

「沒關係,有哈囉在,牠很溫暖。」

柯南用雙手輕撫趴在自己腿上的溫暖物體,被打擾睡眠的狗兒沒有因此生氣,哈囉抬頭舔了幾下柯南的小手。

看著他們相處融洽的模樣,安室忍不住揚起一抹微笑,他脫下身上的夾克外套披在柯南肩上,接著才打開陽台的落地窗,即使是一點小縫隙,外面的冷風立刻毫不留情地灌進房間。

安室動作迅速地把放在外面的油桶提進屋裡,仔細一看才發現桶子裡面的液體已經所剩不多,前天才買回來的煤油用掉了大半,不知道剩下的這些煤油能夠讓機器維持運作多久。

把全部的煤油都加進機器裡,得到補充的燃料後暖氣機立刻加速運轉,沒多久室內的溫度便提升了。

「晚餐想吃什麼?」

安室邊拿起披在柯南肩上的外套掛好,邊詢問他的意見。

「安室先生做的料理都很好吃,好難決定。」

「謝謝誇獎,聽到你這麼說我很高興。」

做料理是安室的興趣,空閒時也會花時間研究食譜,甚至開發出自己的獨門料理,如果沒有從事現在的職業,也許他會是一名出色的廚師也說不定。

考慮到要能讓看不見的柯南方便進食,最好避開湯湯水水的料理,但是天氣一冷就會想喝點熱湯,越是考慮就越拿不定主意。

不知道是不是感覺到安室的苦惱,柯南忽然悠悠地開口。

「……煮。」

沒聽清楚柯南說了什麼,安室接下來的動作幾乎是反射性的,立刻在柯南的身旁蹲下,為了聽清楚他的聲音。

「柯南,你剛才說什麼?」

「我想吃關東煮,可以嗎?」

聽了柯南的回答後,安室動作自然地伸手摸了摸他的頭,像在誇獎他給了一個明確的答案。

「當然可以,不過需要多一點的時間準備,如果肚子餓的話,你可以先吃點點心。」

「沒關係,我可以等。」

抬手制止安室摸頭的動作,柯南對於被當成小孩安撫感到微微不滿。

安室盯視自己被拒絕的手掌一會兒,然後無所謂地笑了笑,起身走進廚房準備他們的晚餐。

不知道是不是太過在意待在房間裡的柯南,安室的眼角餘光總是不經意地往房間的方向飄去,倒不是擔心柯南會做出在屋裡裝竊聽器的小伎倆,因為現在的他大概是做不到這樣的事情。

失去視覺的柯南是無害的生物,抑或是暫時收起尖銳爪牙的猛獸,無論是哪一種,安室都不認為自己應該將他視為敵人。

比起敵對的關係,他更希望對方是自己的夥伴,是能夠借助力量的可靠合作者。

安室十分認可柯南出色的觀察力和推理能力,明明他還只是個小孩,有時候安室卻覺得對方很可怕,因為事件的發展經常像是如他所掌控般地進行。

能夠讓安室感到不寒而慄的小孩,在這個世界上恐怕只有江戶川柯南一個人了。

放棄繼續深究柯南對於自己而言,究竟是有害或無害的存在,安室覺得在這個公寓房間裡,除了自己之外還有別人,實在是件很奇妙的事情。

安室的職業屬性非常敏感,讓任何人進來自己的領域可能會造成不必要的麻煩,所以安室不曾讓任何人進入,甚至沒邀請過朋友到家裡來,即使是信任的下屬也沒有。

柯南的眼睛因為一個禮拜前的閃爆意外而暫時失去視力,幸好沒有留下永久性的傷害,只要好好接受治療,很快就能恢復過往那副鬼靈精怪的模樣。

男孩總是不顧後果地探尋真相,身為大人的安室應該板起臉來狠狠地訓斥他一頓才對,但是一想到他們對於真相的渴求,安室便非常了解柯南行動時的心情,即使明知道危險也會奮不顧身地跳進去,這正是他們相似的地方,所以安室覺得自己沒有資格責罵他,即使他仍是個小孩。

爆炸意外發生之後,正在白羅咖啡廳打工的安室,從下屬風間裕也的口頭報告中得知柯南受到波及的消息,似乎是因為知道安室認識柯南,所以風間認為有必要讓上司知道,卻沒料到自己的報告會動搖安室的思緒。

在沒親眼確認柯南的狀況之前,安室是不安的,被深埋在記憶裡的悲傷畫面不斷浮現腦海,無法等到閉店時間的安室決定早退,同時用手機悄悄地對風間下達命令,要他查清楚柯南被送到哪家醫院。

當他走出白羅的大門時,正巧碰上匆忙出門的毛利小五郎和毛利蘭,故作不知情的安室向他們詢問狀況,然後便自然地提議要開車載他們到醫院。

一行人抵達醫院時,柯南正在接受手術,什麼都不能做的他們只能坐在手術室外等待,直到手術室的燈號熄滅為止。

手術室的門打開後,沒多久就看到躺在病床上的柯南被推了出來,身上的挫傷被仔細地用繃帶包紮,最駭人的莫過於頭部的傷,雙眼的部位被纏上層層繃帶,就連安室見狀也不禁倒抽一口氣。

「你們是家屬嗎?」

醫生詢問毛利先生。

「是的,小鬼他……不對,柯南怎麼樣了?他的眼睛怎麼了?」

「不用擔心,他沒有生命危險,眼睛因為接收到瞬間強光的關係,造成暫時性失明,為了能讓他好得快,所以把眼睛包覆起來。」

聽了醫生的說明後,鬆了一口氣的毛利蘭便癱坐在椅子上,口中不停唸著太好了。

「病人需要住院觀察,如果狀況沒有惡化,大概一個禮拜就能出院,但是他的眼睛,我建議至少兩個禮拜後再拆繃帶。」

「我知道了,謝謝你,醫生。」

毛利先生客氣地向醫生彎腰道謝,站在一旁的安室低頭凝視柯南的臉,眼睛被包紮起來的他,教人無法分辨是不是睡著了,或是意識清醒。

「柯南?」

安室試著輕聲呼喚男孩的名字,喚了幾聲都沒得到回應。

「他睡著了,麻醉的效果大概還會維持一個小時左右。」

女性的護理師邊解釋邊推動病床,要把柯南推進安排好的房間裡。

已經了解柯南此刻的狀況後,安室終於放下心中的大石,一顆心總算不再七上八下的。

在柯南住院期間,安室抽空探望兩次,甚至出院的那天他還開車來接柯南回借宿的毛利家。

「請你要安全駕駛喔,安室先生。」

上車之前,柯南忍不住如此叮嚀,領教過安室飆車的技術後,似乎在他的心中留下不小的陰影。

當時以為自己要死了,這是柯南對於領教過安室飆車技術的評價。

「放心吧,我會安全的把你送回家,況且毛利老師和小蘭也在,我不會亂來的。」

「難道乘客只有我一個人的時候就能亂來嗎?」

不理會柯南的抱怨,安室從輪椅上攔腰抱起小小的身軀,比想像中還輕。

「你有好好吃飯嗎?柯南。」

「當然有。」

安室將柯南安放在後座位子上,為他繫上安全帶後便關上車門。

「不好意思,安室先生,還讓你特地請假來接柯南。」

和柯南一起坐在後座的小蘭向剛入駕駛座的安室道歉,而安室只是笑著揮揮手,要她別在意。

「是我自己想來的,妳不需要放在心上,蘭小姐。」

一旁聽著他們對話的柯南不發一語,只是低頭安靜坐著,安室透過後視鏡觀察柯南一會,在知道自己暫時失明的時候他也沒有多大的反應,沉穩的表現簡直不像個小孩。

出院後的柯南在視力恢復之前,只能請假不去上學,白天的時候跟毛利小五郎一起待在偵探事務所,聽著電視節目的聲音打發時間,晚上則是早早上床就寢,生活枯燥無聊,卻又無可奈何。

安室上門探望柯南,順便送上三明治的時候,發現柯南坐在沙發上面無表情的聽著電視聲音,明明是搞笑的片段卻不見他張口大笑,心想著哪裡也去不了的柯南肯定覺得很無聊,便跟毛利先生打過招呼,並得到柯南的同意後便將他抱進事務所樓下的白羅咖啡廳,讓他坐在吧檯前的位子。

在學生放學前的平日下午,是白羅咖啡廳的悠閒空檔,店裡只有兩位客人坐在位子上閱讀報紙或使用手機打發時間。

在吧檯裡清洗餐具的安室,邊動手邊和柯南隨意說話聊天。

「柯南,肚子餓嗎?要不要吃東西?我請你。」

「那麼請給我安室先生做的特製蛋糕吧。」

「好的。」

「說起來,好像沒聽到小梓姊的聲音,她不在嗎?」

「梓小姐外出買東西,應該快回來了。」

把盛盤的蛋糕推到柯南面前,安室在柯南和蛋糕之間看了看,最後沒將叉子遞給他,而是叉起一小塊蛋糕湊近柯南的嘴邊。

「你吃東西不方便,我餵你吧。」

「咦?」

趁柯南因為驚訝而微張開嘴的時候,安室動作俐落把蛋糕送進他的嘴裡。

「安、安室先生……」

柯南抬手捂嘴輕喚安室,如果他的眼睛沒有被包紮起來,此刻大概會充滿不可置信地瞪大眼吧。

「現在請多依靠我一點,對我撒嬌也沒關係喔。」

似乎樂在其中的安室又叉起一塊蛋糕,準備送進柯南的嘴裡。

「撒嬌就不必了。」

心情複雜的柯南明白安室的意思,看不見的他要靠自己的力量吃東西,確實需要花費很大的心力,畢竟連食物的正確位子在哪裡都不知道。

嘆了一口氣後,接受事實的柯南乖順的張開嘴巴,等待安室的下一步動作。

凝視柯南張嘴的模樣,一股奇妙的感覺頓時在安室的心底漫延開來。

眼前這副彷彿雛鳥在等待餵食的景象,令他覺得可愛,動作小心地一口接一口餵柯南,蛋糕吃完後送上一杯不太甜的溫可可。

「謝謝你,安室先生,你發現我待在家裡很無聊,所以才帶我到店裡吧?」

安室笑了笑,伸手用拇指指腹拭去柯南嘴邊的髒汙。

「你似乎有點誤解了,是因為現在店裡很空閒,所以我想找個人說說話。」

「是這樣嗎。」

柯南笑著聳聳肩,沒有繼續深究這個問題。

聊天的內容從電影談論到最近出版的推理小說,雖然不知道工作忙碌的安室到底是利用什麽時間去看那些東西,但是能夠和別人談論感興趣的話題,柯南顯得很高興,這讓安室也不禁跟著微笑。

和柯南說話彷彿面對一個小大人似的,明明是個小孩,思考和說話方式卻又像個大人,安室常有驚喜的感覺,若是不牽扯上組織或事件,和柯南聊天是輕鬆愉快的,此刻的祥和時光,是安室難得放鬆的時間,甚至希望時間停留在這裡。

 

───

沒有 to be continued,因為是薄本突發,所以能放出來的字數不多。(掩面)

終於還是動手寫了安柯,為了 CWT51 努力生新刊,請多指教!

◆ 2019年 2月首販
CWT51 直參第一日
日期: 2/16 (六)
地點: 台灣大學體育館 1F
攤位號碼 / 名稱: M11 陣前叛逃

◆ 關於本書
書名: The apple of the eye
配對: 安室透 x 江戶川柯南
規格: 彩封/ B6 / 54P (字數約15K)
售價: NTD. 120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